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好幻想的大男人的小屋

铮铮男儿身,柔柔女儿心!

 
 
 

日志

 
 

神奇的大自然  

2009-03-10 17:23:51|  分类: 时事前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自然造就一个森林,仿佛漫不经心,悄然潜行——如果以地质年代测量,它其实征服了最远距离,取得了最大成功。梭罗几乎一辈子没有走出他的家乡——马萨诸塞州康科德的山山水水,他却用胼手胝足最原始简单的生存方式,融入到你内心去探险的自然界千山万壑,他以科学家观察入微的精细眼光以及诗人的睿智哲理,以及驾御语言的非凡能力观察并描述自然,他创造性地将文学、人性与植物学、鸟类学乃至生物学涵盖在一个更为广袤的生态系统,使我们得以关注凌虚于卑微和伟大两极下的自然,让我们重新审视习以为常的森林中生命的万千谦卑与繁复。梭罗认为:文学与科学并不存在两种文化的歧义,从研究自然界世间万象到探求人的内心,人类对两者的认知原本殊途同归。

      19世纪40年代,工业文明曙光刚刚展现于西方地平线,梭罗便已敏锐预示到物欲浪潮的喧嚣势必带来人类精神的在劫难逃。一百多年后,浅显的工业文明溪流早已汇聚成时代的汹涌难挡,裹夹每一滴水珠难以转身,金钱权欲诱发出变异的基因,人类趋于堕落为疯狂的物化动物。在科学和文学史诗般研究的纵横岁月,梭罗数十年殚思竭虑,不过试图将文学传统融于一种他所投身更艰深、更恒久的森林语言,其实,他毕生追求亦已拟出一个人类反复追问的哲学命题:面对现代文明,疯狂掠夺榨取自然成为人类至今相残而无法走出的灭顶泥淖,人的理念为何自甘沉沦为肉体的无耻奴仆?思考的芦苇为何在专制与市场经济双重重轭下困顿迷失?如何才能最终获得人的完整性?梭罗以悲天悯人的胸怀,对大自然万千植物投以人性最温暖的一瞥,他以毕生的精力从事自然写作,揭示物欲世界的疯狂血腥,在人类精神的麦田矗立起一座永久的警示标:人类根本不是万物之冠,每种生物都与他并列在同等完美的阶段上,那是另一位西方哲人尼采在目睹人性堕落上帝死亡后的无端嗟叹。
     西伯利亚阿斯塔伯沃小站上,垂暮的托翁倒在寻找心灵之乡中风雪弥漫,他最终决然走出了欲望围城,实现他精神上的最后皈依:毋庸置疑,人类进步只有一个,这就是精神上的进步,每个人的自我完善。工业文明的物化无情消弭着生机蓬勃,抹杀庸常与创造间鸿沟;权利与知识、专制与资本的合谋时时窒息个体自由,解构生命的自尊。或许,人类已经万难走出本性的贪欲怪圈,浑然不知文明的深邃实质终究为自然的教育,因为,似乎惟独自然才能袒露尽展生命的奥秘乃至真谛——那是一缕来自人类母体的神性之光,或许,多少芸芸众生穷其一生亦无法解读的无数卑微生命里蕴藉的非凡以及崇高。

    梭罗在波斯诗人萨迪的诗集中,引用众人询问智者的一个寓言。上帝创造的高贵华盖的众树中,为什么惟有不结果的柏树才称得上自由之树?梭罗接着回答:惟独那些能摆脱永无止境的生物繁衍的树,才无愧真正的自由。

    一粒麦子落到地上,死了,长成千万粒麦子,梭罗终生未婚,却给人类留下一片精神森林,不在显赫之处强求,而于隐微处锲而不舍,这就是神圣。

    人,无法选择自然故乡,但可以选择心灵故乡,究竟哪里,才是我们的心灵之乡?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